您的位置:文秘網 > 演講致辭 > 征文范文 > 正文

慶祝新中國成立七十周年征文五篇

征文范文 相關范文 編輯:夏桐 發布時間:2019/10/10

慶祝新中國成立七十周年征文五篇

下面是文秘網的小編為各位收集的慶祝新中國成立七十周年征文五篇,請您參閱!如您需要符合您實際要求的,那么您可以點擊網頁兩側的QQ:4000121855和在線客服,我們將為您提供最優質的一對一服務哦!

【篇一】

我和我的祖國,一刻也不能分割,無論我走到哪里,都留下一首贊歌……這熟悉的旋律總是讓人淚目,也難怪王菲獻唱的電影《我和我的祖國》主題曲MV今日一經正式上線就燃爆了網絡。與此同時,這部未映先熱的電影也隨著這首主題曲再次推向了高潮。

這首MV配上王菲獨特的聲線,少了李谷一老師的大氣恢弘,但卻多了幾分空靈唯美,唱出了新時代人們的小幸福,只聽一遍就能眼含淚光。唱腔雖然不同,聽覺感受也不一樣,但不變的是每個人對祖國母親由衷的摯愛與歌頌。既然愛國的形式可以有很多種,為什么愛國歌曲的唱法不能多元化?民歌也好,流行也罷,只要溫暖人心的歌聲都是天籟之音。

撇開唱腔不談,我們仔細品味這首MV的時候又會發現,這娓娓道來的淺唱輕吟同樣無比磅礴。七個故事片段,搭配著剪輯過的畫面,小人物折射出的社會百態躍然眼前、70年波瀾壯闊映射出的時代變遷了然心間,通過MV我們基本可以透視電影所描繪出的故事情節,仿佛已經將那一個個振奮人心的感動瞬間烙印在無數中華兒女的心頭。

壯哉70年,電影MV鐫刻的7個故事,展現了普通人與祖國同呼吸、共命運的關聯,喚醒了全民記憶。為保障開國大典國旗順利升起,林治遠爭分奪秒排除萬難,用一個驚心動魄的未眠之夜確保立國大事“萬無一失”;為研制中國第一顆原子彈,高遠獻身國防科技事業,奉獻了自己的青春和愛情;為確保五星紅旗分秒不差飄揚在香港上空,升旗手朱濤刻苦訓練不懈怠、女港警蓮姐兢兢業業守平安、外交官安文彬與英國人談判16輪分秒不讓;喜迎奧運之際,出租車司機將自己視若珍寶的開幕式門票送給了遠赴京城的汶川地震孤兒。

時光雖然不能倒敘,但作為歷史的見證者,電影中的每一個角色都滿載著與祖國同呼吸共成長的時代印記,每一個普通人的奮斗故事串聯起一段段難以磨滅的全民記憶。70年間,我們祖國母親歷經苦難和坎坷,也成就了偉績與輝煌,我們也從站起來到富起來到強起來,洗盡鉛華,返璞歸真,我們可以在在祖國的懷抱里溫柔的唱歌,赤子之心,永不分離。

我和我的祖國,一刻也不能分割!

【篇二】

昨夜,朦朧中,母親慈愛的臉龐又浮現在我眼前,我不由地輕輕喚了一聲:“阿媽……”

母親端坐在草墩上,正一針一線仔細給我納新鞋的千層底。看著做鞋底泛黃的粗布,怎么都覺得難做成一雙新鞋子。但經過勤勞母親的巧手,遠看針腳密密麻麻、星星點點,似乎毫無規律,湊近仔細看針腳并不雜亂,一針一針如接受檢閱的士兵,縱向看、橫向看、斜向看都是排列齊整,堪稱一件完美的藝術品。母親給我們姊妹做鞋子,是傾其愛心認真做。

孩提時,由于政策偏差和自然災害,家里極其困難。父母親雖起早貪黑地辛勤勞作,也無法讓家里有余錢,過上吃飽穿暖富足的日子。父母要養活我們兄妹五個,日子可以說是度日如年。

記得上小學時,每當學校放假,父母出門做農活時都會叫上我,帶著剛會走路的“跟屁蟲”弟弟妹妹到田間勞作。那時我年紀尚小,父母派給我力所能及的事做,如刈草、摘蠶豆、撿糞割草等輕活。

每次出去做農活前,母親都不厭其煩地叫我換上已經補了好幾次的舊布鞋,把過年才穿上的新鞋換下來洗干凈留著,等開學再穿。

母親沒有文化,但她在有文化的外公熏陶下,對禮儀、仁孝、勤儉等知之甚多,經常給我們講孝道、勤儉持家,不貪不占生產隊哪怕一丁點便宜等。母親是一個閑不住的人,除了身體實在不舒服,她都會早早起來,忙著生火、從井里提水,給一家老小熱洗臉水、喂雞喂豬等。看著時間差不多了,母親才把睡夢中的我和弟妹叫起床,為妹妹梳洗,招呼我們吃早飯。說是吃早飯,其實就是吃點昨夜睡覺前埋在還有余溫的火塘里,我們叫燒洋芋或燒紅薯的簡單熟食,偶爾能吃上一頓用自家生產的粗麥面,經過“酸面頭”發酵后做成的發面粑粑,已是奢侈享受了。

記得有一年臘月的一天早上,田里枯草上露著白霜。我背起書包蹦蹦跳跳地去上學。到學校時,還沒到上課時間,我和同學們就一起玩耍。在嬉戲打鬧中,一個同學突然哈哈笑了起來:“快來看,平安(我的小名)賣‘姜巴’了……”我隨著他的眼神望去,原來是我的大腳拇指已把那雙穿了一年多,母親為我精心縫制的布鞋,硬生生拱了一個洞露在外面。

我們老家的孩子們把這叫作“賣姜巴(腳指頭露在我們如生姜的樣子)”,嘲笑鞋子破爛的意思。我很尷尬,也很無奈。沒有過多地解釋,我悄悄退出了同學們的游戲。放學回家后,我心里很委屈,眼里噙著淚水,哽咽著吞吞吐吐和母親說了同學們嘲笑我鞋子“賣姜巴”的事。

母親慈祥的臉一下變得嚴肅起來,沉默了許久,她伸出粗糙但溫暖的手撫摸著我說:“平兒啊,現在生活困難,爹媽沒能力給你們姊妹經常換新鞋、穿新衣。你們要好好讀書,等將來長大了,有本事了,到城里工作,穿皮鞋、穿棉衣。”

母親一句不經意安慰我的話,便成了我奮發的動力、奮斗的目標。

如今,經過改革開放,國家富強了,人民富足了,家家戶戶過上了不愁吃穿的富足生活。我也真的實現了母親的期盼和我兒時的夢想,到城里工作,成為了一名紀檢監察戰線的戰士,穿上了兒時夢里的皮鞋。

但閑暇時,我還是不愛穿皮鞋,總覺得皮鞋沒有母親做的布鞋暖和、自在和舒服。我每年過春節回老家的時候,我都會給年邁的父母帶回去各式各樣的鞋子。這個時候,父母總會說:“那么遠的路,下次不要帶了,現在日子好過,物品豐富,什么都有,什么都買得到,也不愁沒錢花,你們人回來就行了,不要從老遠的地方帶東西回來了。”母親接著說:“你爹還是喜歡穿布鞋,你每年買給他的老北京布鞋,他天天都穿,叫他換皮鞋穿穿,他說皮鞋雖然好看、耐穿,但有點硬,穿著沒有布鞋舒服。”

如今,我的父母親已是85歲高齡的老人,已經不能再為我們兄妹做布鞋,但他們也和我一樣,過上了過去做夢都不敢想的好日子。弟妹們都建蓋了小洋樓,過去我們一家住的那間不到30平方米的土坯房,早已棄之不用,成為堆放雜物的倉庫,也成為我們記憶中的文物,村內路燈、水泥路完備無缺。家家戶戶冰箱、洗衣機已然成為標配。我的一個弟弟還在城里買了房子。

父親說:“現在的日子,是我們過去想都不敢想的,這得感謝共產黨,感謝我們偉大的祖國!”

【篇三】

2019年8月13日,國家統計局發布了新中國成立70周年經濟社會發展成就報告。報告顯示,截至2018年末,我國高速公路總里程已超越美國,達到14.3萬公里,居世界第一位!

輝煌成就的背后總是伴隨著艱辛與汗水,一批又一批的設計師用實際行動詮釋著我們高速人別樣的家國情懷。或許你不知道他們的名字,亦或許你不了解他們的故事,但他們的成就卻在歷史長河中留下了光輝的一筆!

用腳走出的“第一高速”

1984年,剛剛到上海市政局設計室上班的王樹華接到了一個特殊的任務——從上海市區到嘉定,和勘察人員一起找出一條最適合建滬嘉高速的路。由于當時國內沒有一條高速公路,甚至建設標準都需要臨時制定,王樹華和他的團隊只能摸著石頭過河。在參考了世界各發達國家的高速公路標準后,他們決定“用腳走出一條高速”。于是,他們頭頂草帽,脖子上系毛巾,腳蹬一雙硬底皮鞋,頂著炎炎烈日進行勘察測繪,兩個月的時間來來回回走了數百公里。經過一番辛苦的“走路”歷程,滬嘉高速總體設計方案誕生了。歷經四年的修建,我國第一條高速公路“滬嘉高速”順利通車,

自此,中國有了自己的高速公路體系標準。王樹華院士和他的團隊用開拓和拼搏詮釋了新中國第一代高速人的家國情懷。

沙漠中的玉帶

因長期受沙漠氣候條件的影響,我國西北地區發展滯后,急需建造一條高標準、現代化的高速公路來加強經濟建設。工程師張生輝和他的團隊臨危受命,可在上世紀90年代,我國并沒有在沙漠中建高速的規范與標準,同時,冬夏溫差大、風沙肆虐、路面易結冰易破損等等也是他們需要攻克的難題。面對挑戰,張生輝和他的團隊毅然踏上了征程。勘察、分析、計算……他們頂著風沙,冒著嚴寒烈日一筆一筆地繪制著設計圖。功夫不負有心人,兩年后,榆靖高速公路建設方案問世。經過四年的修建,我國沙漠中的第一條高速公路順利通車,它西接陜甘寧油氣田,東連陜北煤電基地,促進了“西氣東輸”、“西煤東運”、“西電東送”等一大批項目的啟動,對落實“西部大開發”戰略具有極其重要的意義,被喻為“沙漠中的玉帶”。工程師張生輝和他的團隊用無畏和踏實詮釋了他們心中的家國情懷。

千年蜀道變坦途

李白有詩云:“蜀道難,難于上青天。”自古秦嶺山脈的道路地形復雜,山大溝深,且極易發生自然災害,要要想在這樣的條件下修建一條高速公路難度可想而知。設計師周曉華和他的團隊便接到了這樣一個任務——天塹變坦途。從哪修,怎么修是他們最大疑惑。因為這里除了巍峨的高山就是深邃的溝壑,與其說修路倒不如說“架路”來的貼切些,因為這里根本沒有路!蚊蟲肆虐,疾病橫行,災害頻發,在克服了種種的艱難條件后,周曉華和他的團隊把李白這千年的嗟嘆變成了歷史:2007年9月30日,我國首條穿越秦嶺的高速公路——西漢高速公路全線通車。它由136座隧道和540座橋梁構成,是同時期國內第一橋梁群和世界第一隧道群,大大縮短了西安至成都的行程時間,對溝通華北、西南,連通關中和成渝兩大經濟帶,推動陜南地區快速發展具有重要意義。周曉華和他的團隊用革新和堅韌詮釋了新時代高速人的家國情懷。

從零起步到高速公路通車一萬公里,我國用了12年的時間。從一萬公里到六萬公里,用了只有短短9年時間。而如今,迅猛發展的高速公路正在引領著這條東方巨龍前進,“中國速度”讓世界為之震驚。ETC快速通行、入口計重設備、取消省界收費站等等新時代的標簽接踵而至。幾代高速人艱苦奮斗的成果、無數建設者辛勤的汗水在今天得到了最美好的回報。作為一名新時代的高速人,我要將前輩的家國精神進一步發揚光大,在自己的工作崗位上不忘初心,踏實前行,為進一步推動高速公路的建設與發展貢獻自己的綿薄之力。未來的高速公路將是科技化、智能化、生態化的發展之路,在960萬公里綿延的大地上,譜寫著繁榮富強、文明和諧的中國畫卷!

【篇四】

2019年8月13日,國家統計局發布了新中國成立70周年經濟社會發展成就報告。報告顯示,截至2018年末,我國高速公路總里程已超越美國,達到14.3萬公里,居世界第一位!

輝煌成就的背后總是伴隨著艱辛與汗水,一批又一批的設計師用實際行動詮釋著我們高速人別樣的家國情懷。或許你不知道他們的名字,亦或許你不了解他們的故事,但他們的成就卻在歷史長河中留下了光輝的一筆!

用腳走出的“第一高速”

1984年,剛剛到上海市政局設計室上班的王樹華接到了一個特殊的任務——從上海市區到嘉定,和勘察人員一起找出一條最適合建滬嘉高速的路。由于當時國內沒有一條高速公路,甚至建設標準都需要臨時制定,王樹華和他的團隊只能摸著石頭過河。在參考了世界各發達國家的高速公路標準后,他們決定“用腳走出一條高速”。于是,他們頭頂草帽,脖子上系毛巾,腳蹬一雙硬底皮鞋,頂著炎炎烈日進行勘察測繪,兩個月的時間來來回回走了數百公里。經過一番辛苦的“走路”歷程,滬嘉高速總體設計方案誕生了。歷經四年的修建,我國第一條高速公路“滬嘉高速”順利通車,

自此,中國有了自己的高速公路體系標準。王樹華院士和他的團隊用開拓和拼搏詮釋了新中國第一代高速人的家國情懷。

沙漠中的玉帶

因長期受沙漠氣候條件的影響,我國西北地區發展滯后,急需建造一條高標準、現代化的高速公路來加強經濟建設。工程師張生輝和他的團隊臨危受命,可在上世紀90年代,我國并沒有在沙漠中建高速的規范與標準,同時,冬夏溫差大、風沙肆虐、路面易結冰易破損等等也是他們需要攻克的難題。面對挑戰,張生輝和他的團隊毅然踏上了征程。勘察、分析、計算……他們頂著風沙,冒著嚴寒烈日一筆一筆地繪制著設計圖。功夫不負有心人,兩年后,榆靖高速公路建設方案問世。經過四年的修建,我國沙漠中的第一條高速公路順利通車,它西接陜甘寧油氣田,東連陜北煤電基地,促進了“西氣東輸”、“西煤東運”、“西電東送”等一大批項目的啟動,對落實“西部大開發”戰略具有極其重要的意義,被喻為“沙漠中的玉帶”。工程師張生輝和他的團隊用無畏和踏實詮釋了他們心中的家國情懷。

千年蜀道變坦途

李白有詩云:“蜀道難,難于上青天。”自古秦嶺山脈的道路地形復雜,山大溝深,且極易發生自然災害,要要想在這樣的條件下修建一條高速公路難度可想而知。設計師周曉華和他的團隊便接到了這樣一個任務——天塹變坦途。從哪修,怎么修是他們最大疑惑。因為這里除了巍峨的高山就是深邃的溝壑,與其說修路倒不如說“架路”來的貼切些,因為這里根本沒有路!蚊蟲肆虐,疾病橫行,災害頻發,在克服了種種的艱難條件后,周曉華和他的團隊把李白這千年的嗟嘆變成了歷史:2007年9月30日,我國首條穿越秦嶺的高速公路——西漢高速公路全線通車。它由136座隧道和540座橋梁構成,是同時期國內第一橋梁群和世界第一隧道群,大大縮短了西安至成都的行程時間,對溝通華北、西南,連通關中和成渝兩大經濟帶,推動陜南地區快速發展具有重要意義。周曉華和他的團隊用革新和堅韌詮釋了新時代高速人的家國情懷。

從零起步到高速公路通車一萬公里,我國用了12年的時間。從一萬公里到六萬公里,用了只有短短9年時間。而如今,迅猛發展的高速公路正在引領著這條東方巨龍前進,“中國速度”讓世界為之震驚。ETC快速通行、入口計重設備、取消省界收費站等等新時代的標簽接踵而至。幾代高速人艱苦奮斗的成果、無數建設者辛勤的汗水在今天得到了最美好的回報。作為一名新時代的高速人,我要將前輩的家國精神進一步發揚光大,在自己的工作崗位上不忘初心,踏實前行,為進一步推動高速公路的建設與發展貢獻自己的綿薄之力。未來的高速公路將是科技化、智能化、生態化的發展之路,在960萬公里綿延的大地上,譜寫著繁榮富強、文明和諧的中國畫卷!

【篇五】

如果形容一個人度量大,胸懷寬廣,常用“大將額頭能跑馬,宰相肚里能撐船”來形容。作為中國人民的杰出代表,中國共產黨人的胸懷比天還遼闊,遠不是其手下敗將—中國國民黨—可比的,現舉幾例加以對比說明。

先從換裝說起。自1927年“4.12”反革命政變蔣介石背叛革命,到1936年底“西安事變”,國民黨反動派對中國共產黨及其紅色武裝打了10年,殺了10年,雙手沾滿了革命志士的鮮血,中國共產黨和國民黨有不共戴天之仇。但在日本帝國主義全面侵略中國,中華民族有可能亡國滅種的危急關頭,中國共產黨為了民族大義,拋卻了與國民黨的血海深仇,與國民黨聯合起來共同抗日,中國共產黨領導下的紅色武裝全部改編,全部換裝(只是換成國民黨軍裝,但武器裝備還需自行解決),從紅五星八角帽換成國民黨徽小檐帽,從鐮刀斧頭紅旗換成青天白日旗,這胸襟氣魄,放眼全世界,獨此一家。

再說對方被俘人員。對于中國共產黨人,國民黨的原則是“寧可錯殺,不可放過”。所以才有了血流成河的白色恐怖大屠殺時期。從共產黨一大代表鄧恩銘,李漢俊,何淑衡,陳潭秋,王盡美等,到瞿秋白,方志敏,劉疇西,楊開慧等,只要共產黨人落到國民黨手里,國民黨只有一個字“殺”(陳賡是僅有的一個例外,他在北伐時救過蔣介石的命,殺了陳賡,蔣介石對國民黨人自己都沒法交代,基本是稀里糊涂放跑了)。反觀解放戰爭結束后,中國人民解放軍俘虜了大量國民黨高級將領。這批人哪個手里沒有中國共產黨的累累血債!但黨中央從大局出發決定改造和教育他們。經過長時間的教育改造,在1959年12月4日,其中的33人獲得特赦釋放,以后分批獲得特赦釋放。

還有祖屋故居。第一次國內革命戰爭時期,國民黨湖南省主席何健,秉持蔣介石授意破壞了毛澤東的祖屋,挖了毛澤東家的祖墳,以為如此能破壞共產黨的氣血,斷絕毛澤東的命脈(即便這樣也沒有阻止中國共產黨的不斷壯大,國民黨的最終敗退臺灣)。反觀中國共產黨,在渡江戰役前,中央軍委就明令解放軍對位于浙江奉化的蔣介石故里進行保護,不得破壞。這一“挖”一“保”,云泥之別。

從開始的“打倒地主洋財東”,到“推翻三座大山建設新中國”,再到改革開放,中國共產黨始終以“為中國人民謀幸福,為中華民族謀復興”為己任,這既是初心也是使命。現在習近平主席又提出了“一帶一路”的倡議,要帶領沿“一帶一路”的世界各國人民共同發展,共同幸福。這是中國共產黨更大的胸襟和氣魄,是中華民族更大的胸襟和氣魄。


2003年福彩3d中奖号码